明日之子 资讯 共享充电宝为什么一直涨价(一边吐槽一边继续用)

共享充电宝为什么一直涨价(一边吐槽一边继续用)

共享充电宝为什么一直涨价(一边吐槽一边继续用)插图

继共享单车集体涨价遭民众吐槽之后,共享充电宝近期也因涨价风波陷入舆论旋涡。事实上,近年来共享充电宝已经历过几轮涨价,从2017年的1元/小时涨到如今普遍的3元/小时,但仍有很多消费者愿意为便捷买单。目前共享充电宝使用情况如何?消费者在使用过程中又遭遇过哪些问题?如何看待共享充电宝涨价问题?南都民调中心于2022年9月8日至13日就相关话题发起问卷调查,共采集1005份有效样本,于近日发布《共享充电宝使用情况调查报告(2022)》。

报告显示:公众对共享充电宝的消费需求较大,在全体受访者当中,有904位表示使用过共享充电宝,占89.93%。使用情况方面,手机电量不足和不想自带充电宝是主要原因,使用场景主要在餐饮、娱乐、商业等场所,每次使用时长多在半小时至两小时,超八成受访者每次花费10元内;超五成半受访者不接受共享充电宝涨价,但有半数表示会继续用。使用体验方面,共享充电宝定价标准不一是主要价格槽点,借到电量不足的共享充电宝、归还难等问题是消费者使用过程中的两大痛点,受访者多遇到过共享充电宝有效输出容量低、未经同意就收集个人信息等安全问题。

使用情况:

近九成受访者使用过共享充电宝,应急方便是主因

调查发现,随着智能手机以及移动互联网普及率的提升,充电宝逐渐成为人们出门的必需品,共享充电宝的出现于是受到广大消费群体的欢迎。有89.93%的受访者使用过共享充电宝,没用过的受访者比例仅占10.07%。交互分析发现,城市化水平越高,共享充电宝的使用比例就越高,北上广深、其他省会直辖市、普通地级市的使用比例分别为95.35%、93.36%、93.03%。具体到共享充电宝使用频率,16.29%的受访者每天都用;经常用的受访者不在少数,有将近四成;还有36.83%的受访者只是偶尔使用。

共享充电宝为什么一直涨价(一边吐槽一边继续用)插图1

谈及使用共享充电宝的原因,应急方便是主要因素。66.80%的受访者表示出门在外手机电量不足,使用共享充电宝主要是为了应急;45.85%的受访者使用共享充电宝,是因为不想随身携带自己的充电宝;还有44.81%的受访者则是出门忘带充电宝。而对于不使用共享充电宝的受访者来说,共享充电宝充电速度太慢是主要原因,占35.19%;其次是担心信息泄露,占33.33%;31.48%表示共享充电宝需要押金,较为麻烦。

近六成受访者多用美团与怪兽,最看重共享充电宝充电速度和电量

目前市面上共享充电宝品牌众多,消费者最常使用哪些品牌呢?调查结果显示,受访者使用频率较高的品牌是美团充电宝、怪兽充电,选择比例均超58%;其后是街电,占比为44.81%。

本次调查也了解了影响消费者选择不同品牌共享充电宝的因素,其中排在第一位的是共享充电宝的充电速度、电量,选择的受访者比例为54.77%,其次是共享充电宝的租借价格和费用,占比为52.28%;紧随其后的则是共享充电宝租借归还便捷度,占51.45%。交互分析发现,看重共享充电宝租借价格和费用的受访者常用街电,占66.67%;对充电速度、电量有着更高需求的受访者常用美团充电宝,占62.48%;更注重租借归还便捷度的受访者常用怪兽充电,占57.75%。

餐饮娱乐商业等场所为主要应用场景,超七成半受访者每次使用0.5-2小时

调查结果显示,共享充电宝目前已经融入到公众各种高频生活消费和刚需服务场景。据调查,消费者使用共享充电宝比较多的场景是餐饮场所,占比高达62.24%;其次是电影院、游乐场等娱乐场所,使用比例达48.55%,还有43.88%的受访者经常在商场、超市等商业场所使用;医院、政务大厅等便民场所和公园景区等休闲场所也是重要应用场景,分别占38.69%、37.34%。

在使用时长上,半小时至两小时的选择比例最高,高达76.66%,其中38.90%的受访者每次使用时长在半小时至一小时之间,37.76%的受访者每次使用时长集中在一小时至两小时之间。多位受访者反映使用共享充电宝充一两个小时,手机电量才超过50%,能够暂时满足应急需要。充电时间太短,手机电量较低,没办法满足应急需求;想要充满的话,等待时间太长,而且花费也较高,没有太大的必要。

交互分析发现,在餐饮场所和便民场所,受访者使用共享充电宝的时长多在半小时至一小时内,分别占41.17%、42.09%;而在文化场所、休闲场所、商业场所,受访者的使用时长就延长至一小时至两小时,均占四成;相比其他应用场景,受访者在交通出行场景中使用共享充电宝的时间更长,有两成人使用时间超过两小时。

收费问题:

共享充电宝租借开销最受关注,超八成受访者每次花费10元内

从调查结果来看,共享充电宝的租借价格和收费最受消费者关注,选择的受访者多达71.78%,其次是使用过程,占56.33%,45.64%的受访者更关注共享充电宝的安全问题。

谈及共享充电宝使用费用,83.52%的受访者表示每次使用花费多在10元以内,其中每次花费在3-5元的受访者最多,占37.28%;其次是6-10元,占28.03%,18.21%的受访者每次花费在3元以下。交互分析发现,受访者在娱乐场所、餐饮场所、便民场所、商业场所等地方使用共享充电宝,每次花费多在3-5元;而在休闲场所、文化场所、交通枢纽等地,每次花费多在6-10元。

定价标准不一成主要槽点,收费太高乱涨价次之

目前共享充电宝在收费方面存在哪些问题?在本次调查中,在价格收费方面,定价标准不一是消费者吐槽最集中的问题,选择的受访者多达60.12%。有不少受访者在问卷中反映,同一条街上同一品牌同一服务,仅相差几十米,共享充电宝的定价收费就各有不同,有时候为了不当个“大冤种”,还得通过官方渠道查看附近租借点位的收费情况,或者跑一圈对比下看看哪个更便宜,颇感无奈。对此,拥有街电和搜电等品牌的竹芒科技曾在回复南都采访时表示,代理商作为设备采购方,拥有一定的自主定价权,“在共享充电宝领域,根据在不同场景的入驻成本(商家收取的入场费用)不同,不同地点会产生较小的费用差异,费用差异会体现在租赁价格上,但消费者可通过街电小程序查询附近充电宝价格,从而自主选择更实惠的点位租借。”

此外,收费太高的问题也较为突出,反映的受访者有52.46%。大学生曾同学就表示自己使用共享充电宝时,仅仅是在归还的时候多花了一分钟,本来只需要缴一个小时的费用,却因为多出来的这一分钟还要再被扣掉一个小时的费用,让她感到特别心塞。

另外,还有43.64%的受访者反映共享充电宝乱涨价的问题。事实上,共享充电宝近年来已多次涨价。2019年8月,共享充电宝告别充一元收费时代,最高收费标准可达8元/小时;2020年7月,共享充电宝进入免押金时代,3元/小时成为普遍租用价格,少数共享充电宝租金涨到4元/小时甚至10元/小时,免费使用时间缩减到3~5分钟,每日租金上限则从12元左右涨至20元-30元不等;2021年4月,“共享充电宝”再次被爆集体涨价。

超五成半受访者不接受共享充电宝涨价,但有半数表示会继续用

对于时下共享充电宝涨价风波,消费者意见分歧较大。多数受访者表示不接受共享充电宝涨价,选择比例为56.65%,但也有33.96%表示可以接受,9.39%表示不确定。

但进一步问及涨价后是否会继续使用共享充电宝,52.31%的受访者明确表示会,主要原因是“应急所需,没办法计较收费”“使用次数不多,偶尔一次,涨价影响不大”“物价上升,涨价也是可以理解”等;也有30.06%明确表示不会使用,受访者给出的理由多是“太贵了”“服务体验与价格不符”“自己买一个就能一次性解决问题”等,还有17.34%表示有待考虑。总的来看,即使消费者内心不接受涨价,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多数消费者对于共享充电宝仍然是有刚性需求的,主要是为应急和便捷买单。

Algorand成为官方国际象棋等级记录平台FIDEOnlineArena推出首届网络比赛在去中心化、透明化的全新比赛时代,WorldChess利用Algorand去除摩擦,方便了全球象棋棋手波士顿2020年6月19日/美通社/–支持安全、高。

使用体验:

六成受访者遇到过使用问题,租用时最常借到电量不足的共享充电宝

除了价格收费,共享充电宝的使用体验也是影响消费者评价的重要因素。有87.48%的受访者在使用共享充电宝时遇到过问题,其中经常遇到的受访者占21.18%,偶尔遇到的比例为40.88%,很少遇到的比例为25.41%。

闵小姐表示,自己每次外出逛街基本都会用到共享充电宝,用得多了,遇到的“意外”也不算少。在租借充电宝的过程中,要么租到没电的充电宝,要么充电头是坏的,不然就是充了一小时都没怎么充上电……闵小姐还谈到令自己颇为崩溃的一次经历,在租借某品牌充电宝时,第一次弹出来的充电宝是没有什么电量的,但被扣费了;第二次拿到的充电宝没充几分钟又没电了,又被扣钱了,然后又去借第三次,才充上了电。事后,她向官方客服投诉,得到的回复却是拿到充电宝就开始计费,无法退款,经过多次扯皮,她最后只拿回了第一次被扣掉的钱。对此,她认为使用故障不断出现,完全让共享充电宝失去了“便捷性”。

跟闵小姐有着类似遭遇的受访者也不少。最多受访者借到过电量不足的共享充电宝,比例为53.26%,占比最高;其次是“服务站点少,寻找困难”“柜机无可借充电宝”等问题,占比相当,均占47%;34.95%的受访者遇到过充电接口跟手机不匹配或损坏的情况。

共享充电宝归还难问题突出,归还后继续计费现象频发

归还难也是导致消费者吐槽共享充电宝的重要原因。曾同学有一次印象深刻的归还经历,至今想起仍觉得心塞。在2021年的跨年夜,她和朋友借的小电充电宝没电了,于是就一起沿途找充电桩去还,一路找了二十几分钟,还是没找到。她们决定按照官方小程序的租借点位指示分头去找。“要么找不到,要么还满了,我们当时都烦死了,一是找了很久都没找到空位,二是找的这段时间内小电还在不断计费。”曾同学吐槽道。“最后等我们找到能还的地方,已经过了零点了。本来出来跨年就是为了找找仪式感的,谁能想到跨年夜我们满大街找充电宝。”85后骆先生也有类似的遭遇,大半夜在外面找归还共享充电宝的地方,但很多门店都已经打烊了,他被迫把充电宝带回家“过夜”了,第二天去还的时候发现要付99块钱,他声称自己一气之下把充电宝砸了,任由平台扣取99元的押金。

除了曾同学、骆先生,不少受访者也分享了自己的“遇刺”情况。48.21%的受访者遇到过柜机无空位或故障无法归还的情况,占比最高;44.63%表示共享充电宝归还后仍继续计费,43.58%反映部分共享充电宝的充电桩少,无机器归还,39.37%则表示归还过程缺乏提醒,需要手动确认。

超五成半受访者遇到过共享充电宝性能安全问题,主要是有效输出容量低

随着共享充电宝的广泛拓展和应用,其安全情况也受到消费者的重视。54.74%的受访者担心共享充电宝的安全问题,67.89%的受访者遇到过相关安全问题,其中在共享充电宝性能安全上遇到问题的受访者最多,占56.25%。

在共享充电宝性能安全问题上,罗女士有过不愉快的经历。今年5月,她在一家商场借了某品牌充电宝,给自己的苹果手机充了两个半小时的电,之后就没有给手机再充过电了。3个小时后,手机突然黑屏,强制重启也无法开机。送去手机官方店维修,得出的检查结果是手机主板的电源短路,维修人员认为应该是使用的共享充电宝内部电压不稳定导致的。对于出现的问题,该共享充电宝品牌的客服也无法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有了此次经历之后,她对市面上共享充电宝的质量和安全都抱着怀疑的态度,决定以后再也不使用共享充电宝了。

在本次调查中,就共享充电宝性能安全问题而言,52.11%的受访者发现部分共享充电宝的有效输出容量低,导致自己的手机电量不增反减;50.57%的受访者发现不少共享充电宝电量低,48.28%认为共享充电宝的充电速度过慢、充电时间过长,42.15%还用过发热发烫的共享充电宝。

六成受访者反映部分共享充电宝未经授权同意就收集个人信息

除了担心共享充电宝的性能安全问题,个人信息安全也同样备受关注。根据调查结果,遭遇到个人信息安全问题的受访者占45.69%。具体而言,62.74%的受访者发现部分共享充电宝在自己授权同意隐私政策前,就开始收集个人信息;59.43%的受访者遭遇过共享充电宝过多收集自己性别、姓名等非必要信息;58.49%的受访者发现自己用过共享充电宝后,受到信息骚扰的情况明显增多;50%的受访者还发现使用过共享充电宝后,自己的手机会出现广告弹窗。

2021年,上海市消保委对5家共享充电宝(美团、街电、倍电、搜电、小电)的APP进行测试发现,“搜电”等APP首次运行时,在用户授权同意隐私政策前,就收集个人信息;“倍电”等未经同意,在用户点击时或每五分钟多次收集非必要的个人信息,频率超出实际需要;“街电”等未经用户同意或未做匿名化处理直接向第三方提供个人信息;“美团”等未在隐私政策中说明APP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目的、方式、范围;“小电”等在申请打开用户权限时未同步告知收集目的。

此外,10家共享充电宝(美团、街电、倍电、搜电、小电、来电、怪兽充电、云充吧、咻电、V电)在使用微信、支付宝作为支付平台时都有收集用户个人信息的行为,其中“咻电”等3家的微信公众号、“V电”等4家的微信小程序、“倍电”等5家的支付宝小程序额外收集了用户的性别或姓名信息,但姓名、性别等个人信息与租借充电宝并无直接联系,属于非必要收集的信息。

超五成受访者希望共享充电宝价格更透明,超四成期待提升租还服务质量

公众对共享充电宝的需求越来越大,自然对服务质量也有着更高的要求。调查中,最多受访者关注共享充电宝的价格收费,51.59%希望价格收费更透明,定价机制更合理;其次是希望优化使用体验,47.29%尤为期待整个行业能够提高共享充电宝的租借归还服务质量,使用过程更加智能化、技术化;在代理模式为主的背景下,44.03%认为整顿代理乱象解决用户信息安全隐患更为重要,并进一步规范行业发展;此外,公众也希望共享充电宝实现技术迭代,充电速度大幅提高,选择的受访者占42.91%。

纵观调查结果,目前我国智能手机已经全面普及,使用场景非常广泛,共享充电宝让人们可以租用应急,避免手机没电而耽误事情,可以缓解充电焦虑,确实有存在和增长的市场空间。但是,共享充电宝蓬勃发展的同时伴随着诸多问题,共享充电宝定价不一,服务水平和消费体验没有太大的提升,整体消费性价比越来越低,安全隐患日益凸显……在这样的发展困境尚未得到进一步解决的时候,共享充电宝却进入“涨价潮”,成为新的“刺客”,无疑是撞到了消费者的“枪口”上,不接受涨价就成为多数人的心声。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公众意见和消费行为并非完全一致。即使共享充电宝提价,消费者们对它的使用率也没有随之减少,超半数受访者仍明确表示会继续使用,只为了便捷买单,这表明了人们对共享充电宝的需求量很大,进一步体现了共享充电宝行业巨大的发展潜能。但是,在产品和服务质量未优化的前提下,不断进阶式的提价势必影响用户体验,影响行业口碑,进而导致用户流失。随着共享经济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消费者更希望共享充电宝行业寻找到新的发展点和平衡点,从服务质量上提升行业水平,实现行业可持续发展,真正回归“共享”本源。

调查概述:

本次问卷调查于9月8日至13日展开,通过网络推送等方式共回收1005份有效问卷。从年龄段来看,00后受访者占31.72%,90后受访者占45.34%,80后受访者占18.94%,70后及以上受访者占4.01%;从性别来看,男性受访者占52.5%,女性受访者占47.5%;从月收入来看,月收入5001-8000元的受访者最多,占30.22%,月收入3001-5000元的受访者占22.39%,月收入8001-10000元的受访者占19.5%,月收入超1万元的受访者占13.43%,月收入3000元以下受访者的占14.46%;从居住地来看,北上广深的受访者占28.08%,其他省会/直辖市的受访者占26.68%,其他地级市的受访者占22.76%,县级市/县城的受访者占11.19%。

社会调查与公共舆情研究课题

消费生活监测榜第123期

项目出品:南都民调中心

项目监制:谢斌 张纯

项目主持:谢小清

项目执行:南都研究员 谢小清 实习生 晏妍 王清娜 何欣华 曾醒

,

计费规则五花八门“远近高低各不同”,已经成为共享充电宝租金的一大“特色”共享充电宝一方面以“免押金”吸引消费者,一方面却“故意”不在柜机上注明租金价格加上计费规则五花八门,消费者一不小心就多花了冤枉钱扫码借充电宝如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明日之子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rzzoxo.com/210427.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