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之子
个人博客

拜登讲芯片,全球芯片紧张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全球缺芯根源是这三点

全球缺芯的原因很复杂,并不是外媒分析的这么简单,当然有两点原因说得还不错,但华为囤积芯片却根本不是拜登讲芯片。像最近的日本地震、美国寒潮等,也是加剧全球芯片短缺的因素,不过仔细分析的话,全球缺芯的根源主要是以下三点:

第一,供需失衡是根本。居家学习、居家办公让汽车需求减少,电脑、手机等需求增加,这让汽车芯片产能被替代。然而随着复工,汽车销量反弹,各种需求增加,压力传导到芯片厂,但不能马上增加供应,必然导致缺芯现象出现。

第二,多重因素是诱因。8寸晶圆产线固定成本低、技术成熟,但盈利能力不如12寸晶圆产线,8寸晶圆厂数量逐渐减少。加上不少相关厂商停工,还有日本地震导致材料供应紧缺,美国寒潮导致芯片厂停工,多种因素叠加导致更加缺芯。

第三,产能不足是重点。随着5G和AI技术的发展,还有汽车智能化趋势,导致5G射频、PC端、指纹识别、汽车控制、传感器等各种芯片需要不断猛增。然而,芯片代工非常特殊,新建产线和扩大产能都需要时间,短期内产能不足难以解决。

全球芯片短缺将会是长期存在的问题,不过到下半年有可能有所缓解。而芯片是一个需要长期投入人力、物力、财力等资源才能发展起来的产业,因此要想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就要沉下心来,不断加大投入,脚踏实地认真推进。

这也是我国芯片行业翻盘的绝佳机会,我们一定要抓住机会,积极推进国内芯片代工产业发展,并且要抓住第三代半导体技术突破,或许能给国内芯片产业提供弯道超车的机会。不管怎样,绝对不要错过芯片国产替代的良机!

全球什么时候普遍植入人体芯片?

实际上,这个植入的风潮已经在进行之中,只是其未来前景还并不清楚,主要的障碍来自于伦理和市场需求方面。

拜登讲芯片,全球芯片紧张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插图

拜登讲芯片,全球芯片紧张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插图1

上图:这是已经量产的植入芯片。一个RFID,原理很简单,但问题是你愿意让自己被标记吗?

拜登讲芯片,全球芯片紧张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插图2

拜登讲芯片,全球芯片紧张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插图3

拜登讲芯片,全球芯片紧张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插图4

一个已经在推进的渐进过程现在在世界各地,已经有一些人仅用双手或手臂的手势就能开门,开汽车并控制计算机。

他们是第一批自愿将微型计算机芯片放入体内的人们之一。大多数人都是倡导生物黑客技术组织的成员,在这种概念中,激进主义者试图通过使用技术来增强人体能力。

上图:激进的芯片植入爱好者甚至把小型计算电路板植入皮下。但实际上这意义并不大。

许多生物黑客还认同被称为超人类主义的更广泛的运动。超人类主义者认为,人们最终将能够通过使用技术来转变自己,成为拥有扩展能力的上等生物。该运动的拥护者将这类人归类为“后人类”。

为了向新近定义的人类迈进,有人正在使用皮下注射针头以与注射常规疫苗相同的方式将小型射频识别芯片(RFID)注入个人的手、腕或手臂。植入的微芯片广播一个标识号或代码,该代码可用于多种目的。

这项技术的好处是诱人的:不再需要携带众多信用卡和其他形式的身份证明,而不必担心丢失。在执行交易时简化流程——一挥手就足够了。

旅行时不再需要出示护照,驾驶执照也显得多余了。

而且由于微芯片将促进无现金社会的发展,因此不必再担心现金损失或盗窃,并且可以终止黑市毒品和其他非法交易。

身份盗用的可能也大大降低。

英国雷丁大学(UR)的控制论科学家马克·加森博士2009年在他自己身上植入了芯片以控制办公室的电子产品后,他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感染计算机病毒的人。“一种电脑病毒被复制到进入他工作的大楼的员工卡上,并感染了大学的数据库。”加森博士对这种新技术常态充满着热情。他说“那有可能改变人类的本质。” 他认为,微芯片的接受程度将类似手机的接受程度,并且将出现一种情况,即如果没有植入物,个体的社会生活将变得不方便甚至不利。

上图:X光下可见植入的芯片

去年(2013年),当斯坦福大学宣布其科学家创造了首个完全由遗传材料制成的纯生物晶体管时,人与机器之间的界线变得更加模糊。

斯坦福大学生物工程学助理教授德鲁·恩迪(Drew Endy)博士将这一突破描述为可以在活细胞内运行并对生命系统进行编程的生物计算机所需的最终组件。

在某种程度上,现在生物识别技术已经在某些大规模应用中使用。正如作家迈克尔·斯奈德(Michael Snyder)所描写的那样:一种手动扫描付款方式正在瑞典南部进行测试,生物识别扫描仪/ RFID跟踪设备已经在大学食堂和一些游乐园中使用,该技术甚至“在非洲用于保证生命安全”—— 被用于跟踪疫苗接种情况。

可行吗?但是,如何让这种新颖观念转变为强制的个人标识呢?可行吗?

现状:毕竟,我们的手机就具有RFID芯片,有IMEI号,有手机号,我们实际上已经被标识了,此外我们都有身份证,即便美国也有社会安全号码,国际人士都有有护照号码,上网有各种账号。个人被标记是普遍的现状。切换到植入芯片并非是不可逾越的鸿沟。

首先,技术将需要被社会普遍接受。首先从基于消费者的实时产品开始,例如Google Glass。开始几代人可能会拒绝,但数年之后,青少年和年轻人将把这种植入芯片技术推向时尚潮流。

因为年轻人尤其喜欢前沿技术,而不希望安稳地使用过时的技术,这就像他们对衣服的口味一样。他们将抢购最新的智能手机,并一跃成为植入芯片的粉丝。这种技术不仅会带来方便,而且会给人一种力量幻觉。一挥手,你的门就会打开,炫酷得不要不要的。

最终,一旦这个概念被大多数人普遍接受,它将成为我们新的身份识别系统。政府事务、手机APP都一概不再需要登录。到时候,即使政府不强制,社会潮流趋势也可能迫使你接受植入物。许多批评家说,这意味着严重的后果。

有人称:“ RFID芯片本质上是嵌入在你体内的唯一ID,而我们知道,数字可能会被盗,数据可能会被黑客入侵……。而且这可能会导致隐私问题。

总结什么时候实现全球植入芯片,我们没法预测,这应该是一个能否被接受的技术,主要问题在于伦理和市场需求方面。伦理约束可能让某项科技被推迟数百上千年,而伪需求则可能让市场对于尖端技术没有响应,这是非常可能的情况。毕竟植入芯片跟吃喝拉撒不一样,不是刚需。

上图:但科幻中的场景是可能变成现实的。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日之子 » 拜登讲芯片,全球芯片紧张的根本原因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