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之子
个人博客

拜登讲芯片,美国会不会终结在拜登手里?

不会拜登讲芯片。

拜登讲芯片,美国会不会终结在拜登手里?插图

美国也不会遇到封建王朝的周期律,因为美国不是封建王朝,美国出生即没有皇帝,哪里会有封建王朝的病灶。

拜登讲芯片,美国会不会终结在拜登手里?插图1

但是美国的衰落已经开始却也是事实。

拜登讲芯片,美国会不会终结在拜登手里?插图2

美国的衰落和拜登总统的高龄老迈没有关系,在美国 ,一只猪去做总统,也不影响美国社会的运转。

拜登讲芯片,美国会不会终结在拜登手里?插图3

新冠更不是让美国衰落的原因。

拜登讲芯片,美国会不会终结在拜登手里?插图4

尽管,现在美国朝野上下在炒作中国的强大“伤害”了美国,但其实美国的注定衰落和中国的崛起也没有一毛钱实质关系。

拜登讲芯片,美国会不会终结在拜登手里?插图5

如果说有,也是微不足道的关系,美国那种体量的国家,只有自败,别人怎么能把他打败呢?《红楼梦》里贾探春的话在这里可以应景引用:

“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美国的衰落和他的穷兵黩武也没有关系,尽管穷兵黩武很讨厌。

目前看起来,美国的衰落乃至于终结应该来之于美国社会和互联网精神的无法兼容,以及因为这个兼容的困难而引起的社会分裂。

风水轮流转,大概老大的文明都避免不掉同样的错误吧!

正如以前的农耕经济最为成熟的中国发明了火药用于拜神吓鬼却对制造枪炮浅尝辄止一样;发明了指南针明明也有大海船不去搞航海却制成了罗盘去看风水一样,现如今资本经济最为成熟的美国发明了互联网却又反对互联网的共享、开放、平等、协作精神,美国已经树起了贸易保护主义的铁幕,互联网时代搞闭关锁国,美国不衰落是不可能的。

美国一定会被互联网时代抛弃的。

形势已经非常明显,互联网将彻底改变人类的生产力水平,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目前正在改变的道路上,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互联网已经改变了实体经济,互联网加速了信息交流,加快了经济流动,但是也不能就说互联网经济就替代了实体经济,它们之间是良性的互补关系。

既然是互补关系,为了合二为一,旧时代就需要让渡某些以前的行之有效的东西腾出地方给新事物。正如有了热兵器,战场上就要舍弃个人武勇密集冲锋一样,需要“散兵坑”,需要“三三制”;蒸汽机时代来了,所有的手工业者应该放弃耍手艺,去生产线上拧螺丝谋生活一样,身处变革时代的人,是需要换换脑袋的。

美国社会赖以为荣,并且也确实曾经绽放过光辉,但目前早已变成了叠床架屋互相制肘的“美国式民主共和制度”,为了互联网时代,是时候应该改变它了。

可是,这个改变对美国来说,非常不容易,积重难返,估计是要经过触及灵魂的流血才行,看起来还有流血致死的可能性,更难改变。

目前应该没人能否认高铁对于经济提速增量的巨大作用了吧?

比如说修建高铁吧!信息流动得更快更便宜了,人的身体移动应该跟上去吧!

这里不能先说美国科技的代表人物埃隆·马斯克的星辰大海,殖民火星,这些离普通人有点远,对美国是否会终结也无啥关联。

高铁和铁路不同,高铁需要非常精确到位的信息交流系统。高铁要求修建得既要高还要平,还要非常直,然后加上互联网的信号调度系统。

美国肯定是不缺钢铁、水泥和互联网的,可是美国的民主制度决定了高铁的立项必须通过议会形成法案才能立项,因为高铁必定要穿州过县,高铁立项必然要经过州议会、国会两级议会。

美国的议会和国会说起来代表美国选民,其实早被利益集团积累了历史经验利用美国式民主制度漏洞而把持了。

不说拥有旧铁路资本以及公路资本和航空资本的大资本家们豢养的议员们,就是铁路工会、卡车工会等组织也一定会利用他们手中的选票在议会中干掉高铁立项的。可以认定,即使有新兴的互联网资本家重金运作通过了项目,这些人也会用他们手中的民主权利搞破坏的。

还有一路之上的那些私有土地的地主们,想征用他们的土地是非常困难的,他们的神圣私有产权不容侵犯性,都会变成发展高铁建设的巨大成本。

而在现代中国,土地是公有制,法律上来说,所有土地都是国家的。

遥想一百余年前,美国大兴铁路建设之时,恰恰是美国的“低人权时代”,那时候美国的妇女、黑人、少数族裔都还没有选举权,美国的农场主都还真是没文化的农民,还不懂把土地附加上民主权力和选票的价钱,资本家们在国会的帮助下反而快速地建起了贯穿全美的大铁路网,为美国崛起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有力地促进了美国商品经济的发展和西部地区的城镇化和工业化。

当时,国会通过决议把铁路沿线的土地免费赠予 了铁路公司,农场主也欢迎铁路通过他的土地,农场主期盼他的农场周围崛起铁路小镇。

与之相同的时间段,英国人在中国上海修的第一条铁路在当地民众和官员的反对下,被清政府花费了28.5万两白银买下,故意拆毁了。

现如今呢!拜登也提出了大力修建基础设施的构想,可是国会中两党相争,互相拆台,这个构想很难实现。

恍若隔世。

互联网是个好东西,它能低成本地快速聚集起相同的人结成“意见群体”,这也是好事。

可是在美国,很多人类中的少数派,比如同x恋、变形者、性别不清楚者等各种奇奇怪怪的人,在中国,这些人应该被认为是变态的人,不敢出头露面。但是在美国,因为美国民主制度的加持,这些人也借着互联网的便利性聚集了起来,兴风作浪。在互联网以前,他们是需要伪装成正常人过日子的。现在因为“美国式政治正确”的压迫,美国社会中还无人敢怎么这些人。

这些人特能兴风作浪,占据浪费了大量的社会资源,每日就是在那里逞口舌之利,最爱的是去国会争取特权。

美国的问题是,这些人总能争取到他们想要的特权,乃至于,有些正常人也伪装成非正常人去捞取好处。

真是,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还有所谓的隐私权。

互联网的高效率化和美国的社会制度也天生的互相克制,互联网有一个特别重要的需求,那就是需要消费者让渡某些个人隐私权。

互联网要的隐私权不外乎你的消费习惯、生活轨迹、阅读兴趣、资金往来,作为普通的正人君子,有什么要隐私这些的,“大丈夫事无不可对人说”,只有大资本家,大人物以及依靠非法活动为生的人才需要隐私到彻底的隐私权。

其实呢,无论东方西方,普通人那里会有真正的隐私权,权力单位需要查的时候,分分钟扒光你。

在美国,普通的民众也被教育的认为隐私权是他们的“民主权力”之一,结果呢!美国不欢迎5g技术,尽管他们的技术很厉害,却没有商用市场,据说商场地铁里面没有wife信号。

这一次的新冠疫情,很多美国人视比尔·盖茨为魔鬼,猜度他在疫苗里做了手脚。他们相信比尔·盖茨在疫苗里植入了纳米芯片,一旦打了疫苗,就会被互联网技术跟踪,丧失了所有的隐私。

你看看,美国既有埃隆·马克斯和比尔·盖茨这种仰望星辰大海的人,也有大批量的恐惧新技术的人,而这些大批量视比尔·盖茨为魔鬼的人都是选民,有选票。

上一届总统特朗普能当选就说明了这一点,反智的人很多,特朗普公开反对打疫苗,但据说他偷偷打了。

说是美国政府耽误了抗疫,其实是这些选民,精英阶层倒都接受了疫苗,包括总统拜登,他不及一次地打了疫苗。

美国的社会已经割裂了,很严重。

美国的政治制度决定了需要尊重反智人群的选票,其实呢,内心暗地里反对尊重这些人的人也很多,特朗普的上台即是体现。

谁能保证不会再有一个特朗普上台呢?

历史已经证明,特朗普是热衷于搞内部清算的,是露出了打算推翻所有重新来过的。

历史也已经演示了一遍特朗普的“虽败犹荣”。

美国的衰落是从这里开始的,政治理念撕裂。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日之子 » 拜登讲芯片,美国会不会终结在拜登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