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之子
个人博客

临时股东的召集程序是否合法,股东权中的权能转让是否合法?

  在实践中, 股东有时仅将自己所持股权中的一项或多项权能(如分红权临时股东的召集程序是否合法、表决权) 转让给他人。权能可否分别转让问题要进行具体分析。

临时股东的召集程序是否合法,股东权中的权能转让是否合法?插图

就分红权而言, 股东可将自己在特定期间(包括公司存续期间) 内的分红权让渡给他人。例如,股东可与他人达成协议, 将自己的全部分红或分红中的特定比例转让(包括赠与) 给其他股东或股东外的第三人。
  分红权具有双层涵义: 一是抽象股东资格中的特定权能, 即抽象的期待权; 二是经由股东会分红决议而转化为债权的民事权利。虽然从理论上说, 股东有权处分双层涵义上的分红权, 但具有可操作性的分红权仅限于债权化的民事权利。

临时股东的召集程序是否合法,股东权中的权能转让是否合法?插图1

就表决权而言, 股东也可将自己在特定期间内的表决权让渡或处置给他人(包括设定表决权信托) 。
  根据新《公司法》第43 条, 股东会会议由股东按照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 但章程另有规定的除外。可见, 股东虽然持股比例高、但表决比例低,或当事人虽贵为股东、但不享有表决权的现象均属正常。当然, 表决权的买方(包括受托方)在行使表决权时应依法行事, 恪守诚实信用原则, 其行使的表决权不得逾越有权处分股东的表决权范围。
  

实践中, 有些控制股东将其出资取得的部分股权赠与对公司具有特殊贡献的高管或技术骨干, 同时明确此种股权的受赠人只能行使分红权, 但不得享有表决权、转让权, 此类股权亦不得继承。此种做法中的赠与财产与其说是股东资格或股权, 不如说是股权中的分红权;至于股权中的其他权能仍然操诸赠与人之手。
  这一做法应属有效。至于此种做法应载明于公司章程, 抑或赠与人与受赠人之间的协议, 均无不可。

并非所有股东权利皆可自由让渡。股东依新《公司法》第35 条享有的优先认缴出资权即其适例。该股东权利的行使以股东资格存在为前提, 倘若第三人不存在股东资格, 则其是否有权优先认缴出资有赖于其他股东是否同意。
  股东代表诉讼提起权也不得脱离股东资格而转让。因为, 新《公司法》第152 条规定的股东代表诉讼提起权亦以股东资格之存在为前提。第三人既缺乏股东资格, 自然无权提起股东代表诉讼。此外, 禁止股东代表诉讼提起权之单独转让有助于预防不肖之人滥用股东代表诉讼对公司或他人“敲竹杠”。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日之子 » 临时股东的召集程序是否合法,股东权中的权能转让是否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