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之子
个人博客

澳大利亚“变天” 中澳会走向何方

直新闻是深圳卫视全媒体新闻品牌

由《直播港澳台》团队出品

更多分析请下载 直新闻APP

参与评论请在新浪微博 @直新闻

澳大利亚“变天” 中澳会走向何方插图

澳大利亚联邦大选之战21日落下帷幕,现任总理莫里森承认败选。他祝贺工党领导人阿尔巴尼斯赢得大选,同时表示他将辞去自由党领导人的职务。

在连续两届联邦大选败北后,阿尔巴尼斯带领工党成为澳大利亚的执政党,成功当选澳大利亚第31任总理。他也因此成为自二战以来,继陆克文、霍克和惠特拉姆后第四位成功带领工党以反对党身份赢得大选的领袖。

但是有澳媒称,新一任总理阿尔巴尼斯的大部分人生和从政经历仍然不为选民所知。那么,阿尔巴尼斯是谁,他的对华政策将如何?

澳大利亚“变天” 中澳会走向何方插图1

阿尔巴尼斯携手妻儿及黄英贤宣布工党在2022澳大利亚联邦大选中获胜。

从公屋到走上总理宝座

据ABC中文网报道,1963年,阿尔巴尼斯在悉尼出生,成长于一个单亲家庭。那时,他和母亲住在悉尼市内郊区坎珀顿(Camperdown)的廉价公屋中。“我们家里的钱总是很紧张,”他在去年的一次演讲中说,“所以,妈妈也教会了我一块钱的价值。这就是为什么,在考虑政府开支时,我很谨慎。”

从悉尼大学经济学专业毕业后,阿尔巴尼斯进入政坛,26岁即成为新州工党助理秘书长。在后来的1996年,阿尔巴尼斯成功跻身联邦国会议员的行列,代表悉尼内城区格雷德勒(Grayndler)选区。2007之后的八年间,他开始担任内阁部长,其中包括运输和基础设施部长,并在陆克文担任总理期间短暂担任过副总理。

2019年当选工党领袖后,阿尔巴尼斯一直行走在一条政治钢丝上。他既要向选民们保证他不会进行激进的变革,同时又要说服他们迫切需要更换政府。

澳大利亚“变天” 中澳会走向何方插图2

工党元老们在对2019年大选进行回顾时发现,失利的主要原因包括:高调的工党领袖比尔·肖顿不受选民欢迎,而且工党向选民提出了太多的政策,其中一些政策让选民感到害怕。为了获取选民的信任,阿尔巴尼斯带领着工党以最大的谨慎行事,放弃了遭到选民拒绝的负扣税改革等核心创收政策,坚持不太雄心勃勃的政策议程。阿尔巴尼斯在一次采访中说,带领工党参加大选“是一座需要攀登的山”,“但我决心攀登它”。

尽管这让一些选民很沮丧,觉得他缺乏魄力,过于中立和平凡,但是阿尔巴尼斯终于完成了带领反对党赢得选举,并组建政府的艰巨任务。

工党如何看待中国?

专家称猴痘已在英国普通人中传播

英专家称猴痘病毒已在英国普通人中传播 感染病例还将明显增加 来源:海外网 猴痘病毒(资料图) 据英国天空新闻21日报道,英国医学专家警告称,随着猴痘病毒在欧美多地蔓延,预

在对华政策上,工党尚未公布具体细则,但是根据澳中关系研究所此前的分析,工党和自由党在对华关系的立场上没有实质性的区别。反外国干涉法和对中国科技巨头华为的禁令等,使澳中关系陷入冰点,工党一直坚定不移地指责中国。事实上,工党一直被自己人,前总理保罗·基廷批评为太过盲目地跟随保守派路线。

但是,如果说在宽泛的方法上没有太大的区别,那么在涉及各种外交事务时,两党在侧重点、语言措辞和优先事项上有明显的区别。工党不那么强硬,不那么一心国防,联盟党会称之“较为软弱”:更多地谈论联盟、价值观和文化,而不是枪炮。分析称,具体到对华的政治和外交方面,澳大利亚可能会降低涉华问题的声调,会在对华问题上做一些微调,比如不会像以前那样全部冲到第一线。

工党承诺将对太平洋地区的对外援助增加五亿多澳元,以加强澳大利亚在该地区的外交和战略联系,制约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影响,恢复澳大利亚作为“太平洋大家庭首选合作伙伴的地位”。

在国防开支方面,工党与自由党几乎步调一致。阿尔巴尼斯说,工党政府不会让国防开支低于联盟党政府的目标,即占GDP的百分之二。

值得注意的是,阿尔巴尼斯甫一当选,就宣布将在两天后前往日本,参加“四方安全对话”峰会。阿尔巴尼斯表示,他的政府团队成员将于周一宣誓就职,这让他得以与预计将担任外交部长的黄英贤一起参加24日在东京举行的“四方安全对话”峰会。“四方安全对话”被外界普遍认为是美国针对中国设置的地缘政治框架。

黄英贤是谁?

除了阿尔巴尼斯,还有一个人很可能将影响未来的中澳关系,那就是工党的影子外长黄英贤。工党胜选后,她很可能将出任澳大利亚外交部长。黄英贤在2004年公开自己的同性恋身份,但这并没有影响她的仕途,她与同性伴侣阿卢阿什(Sophie Allouache)共同养育两个孩子。

澳大利亚“变天” 中澳会走向何方插图3

作为澳大利亚首位“出柜”的参议员,人们更关注的是她的华人血统。黄英贤出生在马来西亚,父亲是马来西亚华人,母亲是澳大利亚人。8岁时她跟随离异后的母亲回到澳大利亚定居。

澳大利亚“变天” 中澳会走向何方插图4

黄英贤

1988年,黄英贤加入工党。2007年陆克文时期,她出任负责处理气候变化与水源保护事务的部长,成为澳大利亚史上第一位华裔部长。从之前的公开发声来看,黄英贤的对华态度似乎比过去的工党政府更为强硬。

本月中旬,在被问及”对华计划”时,时任影子外交部长黄英贤表示,工党将优先提高澳大利亚的军事力量,外交能力和经济弹性。

“尽管我们可能无法改变中国以及它选择如何与我们打交道,但我们能做的是专注建设我们想要的区域,” 她说。

黄英贤去年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发表的里程碑式的演讲,主题是关于澳大利亚的国际地位。黄英贤说,民族主义抬头、多边主义破裂、大国竞争、新冠病毒和气候变化使现在成为自二战结束以来最不确定的时期。

黄英贤声称“一个更加咄咄逼人的中国是关键的”,“我们必须面对这个现实:我们的区域正在被重塑。”她说,我们正处于一场“竞赛”之中,是一场争夺影响力的“竞赛”。澳大利亚需要发挥其一切力量:“战略上、外交上、社会的和经济的”。

来源:ABC中文网 环球网

编辑:刘立平,深圳卫视直新闻主编

排版:季靳玮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日之子 » 澳大利亚“变天” 中澳会走向何方